XM XM外汇 XM外汇开户 XM外汇赠金 XM外汇资讯 XM外汇官网

对赌吃客损!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福汇粉”?

Forex

开头,我们先来回答此前一位读者提出的问题。

 

01

开头叨叨

大家好。

上周,【金十严选】公众号发布了第一篇关于平台的文章,底下有这么一条留言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墙倒众人推,平台商日子不好过。有时候不给媒体烧香就会被黑的体无完肤。可悲的是小散分别看不清真假。”

特别想在第二篇之前,和大家先聊聊一些思考。

IC Markets盈凯目前风评其实还是比较的两极化,而当中引起负面反馈比较大的问题,几乎都它自己亲手操盘崩掉的。拿最典型的中文客服由于迁移而失联几天的问题来举例,这实在是不能做得更好一点么?这很难轻飘飘去解释为“个别用户或者媒体为黑而黑”。

至于“小散分别看不清真假”,这话也正是我们当下开启「金十严选」这一平台报道系列的重要原因。

早些年黑假平台横行,删单套牌卷款层出不穷绞杀散户,投资者被迫催生一个刚性需求——”平台鉴定“。但就和现在的“球鞋鉴真”平台已经沦为假鞋厂商的出货渠道一样,在我们这行业内也已经出现“借测评之名行平台推广之实”的歪风邪气。

在不少的所谓高分平台榜单里面,测评网站与APP们绝大部分都给各自金主广告商打出超高评分,其中更不乏有些所谓的“高分平台”频频作妖甚至爆雷,导致投资者损失惨重!

甄别平台真伪,其实大家永远记住一个道理就好了:不要听他们怎么说,要看他们怎么做。

我们相信“雁过留痕”,只要把那些客观发生过的,被交易者所忽略、被平台所公关过的材料重新捋起,综合得出的信息更值得信赖和关注,有关平台的真假优劣自然也水落石出。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奉劝那些黑假平台产业链上的投机分子趁早收回坑杀散户的黑手,一意孤行必自食恶果。

我们也希望通过【金十严选】这一公众号内容,能让大家对平台与行业的认知更清晰一点。

以上。

Keith

金十数据主编、【金十严选】小组长

 
 
 
好了。我们现在马上进入正题。
在第一篇文章中,金十严选给大家深扒了2020年频繁作妖的IC Markets盈凯。不少读者也在文末和后台的回复中留下了自己想深入了解的交易商名字,例如:嘉盛、福汇、XM、Vantage等等。
今天我们要测评的交易商也出现在严选读者的留言中,就是曾经称霸亚洲交易圈的传奇平台——FXCM福汇。
今日,按照金十严选“不吹不黑”的一贯套路,顺着时间轴,给大家测评一下“万年备胎”福汇,深扒一下那几个在江湖上流传多年的传闻和故事:

1999-2013年:福汇飞速成长的历程,和收购嘉盛中国客户的故事。

2015-2016年:瑞郎闪崩风波给福汇带来了多大的打击?最后又是谁救了福汇?

2017年:福汇被斥责欺诈客户和虚假营销,并被踢出美国市场,福汇究竟冤不冤?

2018年-2020年:福汇又双叒要破产了?营收数据惨淡,事故的后遗症真的很严重。

Part 1

 
 
 

一艘“向世界进击”的巨舰

福汇集团(Forex Capital Markets,FXCM)成立于1999年的纽约。在2003年,福汇在伦敦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办事处,正式开始了海外拓张之路。到2005年,福汇拥有7万个客户,收入从两年前的6500万美元增长了将近三倍。
2008年,福汇迎来了拓张之路的决定性转折——福汇收购了Gain Capital嘉盛的中国客户。

2008年末,继银行暂停外汇保证金交易后,嘉盛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并表示,如果在北京时间12月3日周三下午1点之前,大陆客户未曾拒绝转户,客户的账户、账户资金、及所有开仓头寸将自动转至福汇,包括客户协议。

对于福汇的这一决策,很多人认为是相当具有先见之明的。
在经过这一次“合并事件”后,福汇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同时也成功奠定了其在中国交易者心中的地位。
试想想,这些年来,从市场热度来看,福汇的人气不仅比不上营销小广告贴满全网的新平台,在众多老牌平台中,也很少被当作是首选平台(点差比不上IC,名声比不上嘉盛……)。
然而,在平台出事或者行情点差波动剧烈的时刻,中国交易者们总会想起曾经熟悉靠谱的福汇,也正是因此,不少人把福汇称为平台界的“万年备胎”。实际上,直至2018年,福汇在中国地区的客户占有量仍超50%,依旧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交易商。
但在这里,金十严选需要给大家补充另一个角度:
2008年-2009年同时也是福汇和嘉盛在美国寻求上市的关键阶段。
在有关“保证金业务管理”新政策出台后,外国交易商在中国的外汇保证金业务都被打上了“不合法”的印记,嘉盛出于合规考虑放弃了中国市场,而福汇却选择为了增长和拓展,冒险选择迎难直上。 
“冒险进取”和“保险让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处事原则似乎也为2015年那场事故不同的结局埋下了一个伏笔,后面将会展开解释,这里暂不赘述,各位可以先留个印象。
总而言之,在这股冲劲的支撑下,福汇随后几年的发展顺风顺水,时不时还会有大的突破。
正如标题所言,对于中国交易者而言,从1999年至2013年,福汇最著名的新闻莫过于收购嘉盛的中国业务。
但实际上,福汇的目标和眼界从来没有止步于中国或者亚洲。福汇就像一艘“正向世界进击”的巨舰,冒险、拓展就是福汇在这段时期的主题,就如从2009年开始,接连在海外多地设立办事处;2010年成功在美股上市等等。
更多具体的信息如下图所示。
好话说到这里就结束了,一方面是因为后面的瓜更大更精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福汇顺风顺水的进击之路的确也很快要迎来180%大转折......

Part 2

 
 
 

破产边缘,福汇“绝境重生”

我们直入主题讲讲第一个大瓜:2015年,经历了瑞士法郎闪崩事故后,福汇“几近破产”的故事。
在我们上一篇针对IC Markets盈凯的测评文章中,我们讲到了盈凯在2015年瑞士法郎闪崩事件中的表现吸粉无数,而我们本篇文章的主角福汇在同期的表现却不尽人意,一度面临破产危机,甚至有交易员认为经历了这次事故后,福汇开始走上了一条难以回头的下坡路。
下面我们按时间线回溯下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
2015年1月15日
瑞郎闪崩事故发生后,交易圈一片“断壁残垣”。福汇也马上表示,由于在准备金监管操作上的失策,客户遭受了大幅损失,业界也马上传出福汇客户负资产余额高逾2亿美元的说法(下图是当时一些外媒发出的新闻稿)。
消息传出后当日,福汇纽约股价收跌15%,触及近两年低点,至12.63美元。随后在当天的盘后交易中,福汇股价再跌12.11%,至11.10美元/股。
不过是瑞郎闪崩事故发生的第一天,福汇的总市值已下破6亿美元。
2015年1月16日
为缓解市场及股民对其破产可能性的担忧,福汇火速做出反应。
在闪崩的第二日,福汇便与Leucadia National Corporation发布联合声明称,已从Leucadia National Corporation旗下的杰富瑞集团这寻得3亿美元的现金贷款,该笔资金将用以满足以FXCM的监管性资本要求,并使其得以继续正常运作。
毫无疑问,这笔资金简直就是福汇的救命稻草。但值得注意的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为了获取这笔贷款,福汇用自己的多家子公司和重要资产作为抵押担保。
2015年1月20日
在公布了更多具体的亏损数据,以及Leucadia 贷款合同内容后,福汇股价收盘暴跌87.3%,至1.6美元,当天成交股票数达逾9100万股的天量。在盘后交易,股价还一度跌至98美分。
2015年1月28日
福汇公司发布最新声明称,部分客户因2015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取消瑞郎欧元汇率上限而爆仓,公司决定免去其中大约90%客户需要支付的负差额。该公司将会通知相关客户,并将在未来24-48个小时调整适用客户的账单。
之后部分“负余额没有被免除”的客户又在网络上发出了一波对福汇的声讨,但也没有再引发更大的风波。
至此,整个“瑞郎闪崩-福汇破产风波”总算暂时平息了。
除了即时的损失,这场事故给福汇带来的后续损失还在更新。可以说,市场当初的担忧并没有错,按照福汇股价暴跌的速度和巨亏的程度看,如果没有及时争取到Leucadia的贷款,破产恐无法避免。

据福汇公布的数据显示,从交易量来看,事故发生当月,2015年2月份的零售交易量从2014年夏秋季的4000-5000亿美元的范围大幅削减至2670亿美元,大降40%;机构交易量下降36%。

从金额来看,事故发生当季,该公司共录得9990万美元亏损;总收入为5920万美元,比一年前下降了20%;净亏损合计为每股2.03美元。

此外,即使避免了破产,这场事故也会使福汇元气大伤。
事实也是如此,在接下来的2年多,福汇不得不一点一滴地出售自己的核心资产来“还债”。
福汇为何会在这次黑天鹅事件中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
对此,福汇公司行政总裁Drew Niv给出了三个解释:

1.交易欧元/瑞郎货币对的客户多。在瑞士央行发表公布时,福汇逾3000千名客户持有逾10亿美元的欧元/瑞郎开仓部位。
2.在闪崩事故发生当时,市场流动性紧缺,执行价格因此受到影响,福汇不得不为客户向流通量提供方垫付款项。
3.由于福汇是无交易员平台经纪商,只会根据交易量而获取报酬,并不会因为客户亏损而获利。

但实际上,相对于损失较轻的嘉盛,我们可以很容易发现前两点不过是遮羞布。

没有提前布局极端风险事件、激进的保证金政策和风控不过关才是巨亏的真正原因。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想到我们在上一节末尾特意提到的福汇和嘉盛截然不同的操作风格(冒险进击&保守让步的确,伏笔或许早已埋下。
此外,更有趣的是,对于第三点,也就是福汇口口声声说的“无交易员平台”,“无对赌性质”的这一说法在2017被直接打脸,美国监管机构更是直接以“对赌吃客损”的罪名将其一脚踢出美国市场。
如果说,2015年这场事故可以被认为是个意外的惨剧,那2017年的这个大瓜则更像是福汇最黑暗的历史。

Part 3

 
 
 

大忌!福汇对赌吃客损?

在经历了2015年的闪崩事故后,福汇虽然幸运地躲过了破产,但其在全球各个市场的业务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然而,凭借其此前的雄厚积累,福汇依旧位列全球最顶尖交易商的前列。尤其是在美国,福汇的零售外汇业务的市场份额常年超30%,位列第一。
然而,2017年过后,一切全都变了。
2017年2月6日
2017年2月6日,美国国家期货协会(NFA)发布公告称,他们将撤销福汇的成员资格并永久禁止其再次加入。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也发布声明表示,将撤销福汇的CFTC注册登记资格,并对其处以700万美元罚款。
此举是这两家美国监管机构有史以来对零售外汇交易商做出的最严厉的惩罚因为想要在美国运营的外汇经纪商都必须拥有NFA的成员资格,毫不夸张地说,这举等于是一脚将福汇踢出了美国零售外汇市场。
美国监管机构的起诉理由:
福汇虚假宣传其使用了“无交易员平台”(No Dealing Desk,NDD)指令执行模式,但实际上它使用的是“交易员平台”(Dealing Desk,DD)模式,又称“做市商”模式。
福汇会将其客户下达的交易指令交给流动性提供商Effex Capital以交易员平台模式执行,并借此获得回扣。
这些针对于福汇的指控同样适用于其联合创始人Dror Niv和William Ahdout。
从2009年到2014年,福汇一直隐瞒着与Effex Capital的关系。美国监管机构这次直接拿出证据指出,福汇与Effex Capital的关系十分密切。Effex Capital使用福汇的员工开展业务,并与福汇的运营部门共用一个办公室。
简单来说,就是福汇欺骗了它的零售外汇客户,暗地里与做市商联合做着对赌吃客损的操作。
具体数据显示,2010-2014年间,Effex Capital支付给福汇的回扣总额达到7700万美元,高达自身利润的70%。
以下是美国监管机构列出的其他罪名:
福汇试图隐瞒其与Effex Capital的关系;
福汇未能执行令人满意的反洗钱计划,违反了NFA规定;
福汇未能执行令人满意的公平保证金和清算政策;
福汇未能为零售外汇交易收取保证金;
福汇未能在需要调整价格时给予客户公平待遇;
福汇未能向NFA提供完整的交易数据;
福汇未能正确计算出防止破产所需的最低资本储备;
福汇未能及时通知NFA其资金短缺;
福汇未能保持足够的流动现金储备,以偿还负债;
福汇未能遵守首席合规官的要求;
福汇未能实施适当的风险管理和缓解方案;
福汇未能充分监督其员工和管理人员。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福汇已没有任何翻案的机会,只能接受。
同日,福汇在发布的公告中向其股东确认:公司已与NFA和CFTC达成和解,将支付罚款并退出美国的零售外汇交易市场。
此外,福汇表示已与嘉盛签订意向书,将美国市场的4.7万个客户账户及近1.42亿美元的客户资产统统打包出售给了嘉盛。
2017年2月21日
福汇宣布更名为Global Brokerage,Inc,变更了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
依旧是福汇的风格,决策果断,反应迅速。但自裁决公告发布17天后,也就是截至2月21日,福汇的股票已经下跌了将近58%。这一次,福汇这次没能幸运地全身而退。
同年11月,Global Brokerage,Inc.(改名后的福汇)申请破产,并于12月从纳斯达克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可能很多不了解详情的人会觉得美国监管机构一出手就那么狠,福汇实在有点亏。但实际上,早在2017年之前,对于资本金不足等问题,美国CFTC已旁敲侧击提醒了无数次。在美国监管机构眼中,福汇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业务实在太多。

2014年7月22日,福汇违反NFA若干监管规则(和无注册的公司进行交易,未能上交交易数据)被处以20万美元罚款。

2015年8月9日,福汇因未妥善监管员工及代理商参与诈骗的行为,被CFTC罚款70万美元。

2016年8月18日,CFTC指控福汇未达2500万美元的净资本要求,未完全执行它在营销中承诺的负余额保护。

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也曾对福汇侵占客户利润的行为做出过警告。

2014年,英国FCA在指控福汇英国公司扣留客户的利润,并未告知英国当局它正在美国接受调查。福汇英国因此被罚款1670万美元。

2016年,香港证监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福汇亚洲(现称乐天证券香港有限公司)因保留客户从有利价格变动中获得的交易利润,并将全部损失转移给客户,被证监会罚款400万港元(合515579美元)。

不得不说,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犯在了交易者最忌讳的点上。在2017年被踢爆吃客损后,福汇的信誉度急剧下降。
现在说起福汇,恐怕大部分交易员首先想到的不是他曾经的辉煌,而更多是这个吃了3年还依旧热闹的大瓜,就像下面这位交易员一样。
剧透一下,关于福汇对赌吃客损这部分内容,市场其实是存有争议的。也曾有过福汇的高管现身为福汇叫冤。关于这个话题,金十严选将在下周一再和大家一起探讨,感兴趣的读者记得锁定【金十严选】公众号

Part 4

 
 
 

可怕的“后遗症”

看完上述几节,真的是不禁让人感慨“风水轮流转”。

2008年,福汇收购嘉盛中国业务,两年后成功上市,海外版图也进一步拓展。

2011年,嘉盛成功重返中国市场,并在5年后收购福汇美国业务,美国市场份额从24%上升到58%。

2020年,嘉盛公布2019年净亏损6000万美元,并被INTL FCStone以2.36亿美元收购。

2020年,福汇依旧还在这里,依旧还是中国交易员眼中的“万年备胎”。但实际上,福汇还一直承受着前两场事故后遗症的困扰。
巨额负债+诉讼风波
首先是2015年瑞郎风波的后续。谁能想到直至5年后的现在,福汇还在为那场事故打着官司。这些官司的关键就在于福汇未宽恕负余额的那10%的机构和精英客户。
例如:Target Rich要求福汇归还因未准确执行止损点位而造成的591000美元损失,但在上个月(6月23日)该诉讼被驳回。
另一方面,福汇为了度过难关向杰富瑞集团借的大量贷款,至今也未能还清。
日前,福汇债主杰富瑞集团发布了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季度报告。
报告显示,在与福汇的合作中,杰富瑞集团可能损失最大可达1.3亿美元,其中包括5380万美元的定期贷款和对关联公司7620万美元的投资。
关键在于营收困境
在巨额负债仍待清偿的背后是福汇日渐式微的营收。
实际上自2015年的瑞郎闪崩风波以来,福汇的营收状况一直不容乐观。
2016年,福汇年收入下降了29.4%,从2015年的4.023亿美元降至2016年的2.841亿美元。
除了收入下降,月均交易量也在2017年2月跌至2000亿美元下方。
之后几年的营收状况也不容乐观。在2017年被爆出“对赌吃客损”这个大丑闻后,福汇的信誉更是受到了致命打击。
在2018年,福汇的零售贸易额为1.104万亿美元,与上一年度(零售贸易额为1.672万亿美元)相比,这一数字下降了34%。
在2019年,福汇英国宣布当年亏损104万美元(该公司在2018年亏损了430万美元);12个月的营业额为1672万美元,与上年度相比(5880万美元),则下降了71.6%。
到了2020年,福汇更是陷入一连串的客诉风波中(被黑的程度仅次于盈凯)。
结语
曾经我们以为小散的世界很残酷,上有庄家,下有游资,左逃右避也难以躲过被割韭菜的命运。
但是读完这篇文章之后,你是不是也会觉得位于交易圈顶层的这些交易商走的路一样不平坦,也是充满了腥风血雨。福汇如此,嘉盛也如此。
交易商的世界从来不缺乏故事,只是缺一个讲给你听的人。你还想了解哪家交易商,或者哪段奇闻异事,不妨在评论区留下你的想法。
如果你也喜欢这篇文章,不妨给我们点一个在看,或者转发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