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 XM外汇 XM外汇开户 XM外汇赠金 XM外汇资讯 XM外汇官网

盈透很好,但不适合小散

Forex

在周二的文章中,金十严选和大家探索了全球各国监管机构的具体情况。不用严选君说,相信各位读者也知道如今想寻个有正经监管的平台进行交易有多难,目前大部分平台都在明面上宣传多国监管,实际上却静悄悄地把华人交易者的账户开到离岸小岛国的监管下。

在上周,严选君给大家讲了受瑞士FINMA监管的瑞讯银行,今天我们再讲一个“正规军”——受美国NFA监管的交易商盈透。

盈透的实力自然不需多讲,股价稳定向上,监管严格,但是由于其机制和定位设计都侧重机构和专业投资者,盈透这一平台本身存在着许多让小规模交易者难以接受的缺陷

与此同时,反洗钱和内控机制的漏洞也让不少不法之徒钻了空子,利用该平台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甚至于诈骗以致于盈透频频被监管点名惩罚。

总而言之,盈透有好有坏,今天我们依旧不吹不黑,两边都讲一讲。

简介

正如软银有孙正义,阿里有马云,说到盈透也不得不提其背后的灵魂人物——托马斯·彼德菲(Thomas Peterffy)。

因此在今天的简介部分,严选君换种说法给大家讲故事,从彼德菲开始讲起。

1944年,彼德菲出生在匈牙利,随后移民到美国成为一位公路项目的建筑制图员,在这家工程公司工作时,他主动请缨为新购置的电脑编程,培养了对程序设计的热爱。

受此驱动,1977年,彼德菲以做市商的身份在美国证券交易所购买了一个席位从事股票期权交易,次年成立了T.P. & Co.,之后再更名为Timber Hill Inc.。

经过多年的发展,以及期间多项创新,1993~1994年Interactive Brokers group盈透成立,子公司Interactive Brokers LLC成立,负责电子经纪业务,独立于做市商Timber Hill。

2007年5月4日,盈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NASDAQ: IBKR

2019年,在苦心经营盈透30余年后,彼德菲辞去了CEO的职务,但至今仍为盈透最大股东。

(更多关于盈透成立历程的细节,如上图所示)

如今,盈透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顶级的在线交易商之一,旗下的子公司分别持有美国CFTC和NFA、澳大利亚ASIC、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英国FCA等多国监管机构的牌照。

盈透运营着美国最大的电子交易平台之一,在全球近130个市场开展着经纪/交易业务,业务范围覆盖股票、期权、期货、EFP、期货期权、外汇、债券和基金等资产。

监管漏洞之下,盈透沦为洗钱圣地?

最近,盈透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因反洗钱失误,被美国三大监管机构罚款3800万美元”了。

消息显示,三家美国监管机构(美国证监会SEC、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盈透开出了总计3800万美元的罚款。

指控称,该公司内部监控机制、执行实施多年的反洗钱控制措施、以及对客户的尽职调查方面存在缺陷,未能发现涉及微型股(即廉价股)的可疑交易,未能提交超过150份SARs报告。

盈透同意达成和解,但没有承认或否认监管机构的调查结果。

其实如果到各个监管机构的官网看一看就能知道,对于反洗钱这一问题监管机构抓得紧,也一向都是交易商们的痛点、难点

但不得不提的是,盈透在这方面的案例可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下面我们将挑几个经典案例简单说说看,如有读者想要了解更多具体内容,不妨到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盈透的监管案例”查看。

包括英国FCA、澳大利亚ASIC、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等在内的各国监管机构都曾指出盈透的交易系统未能识别、监督并报告用户的可疑交易行动,不确保其交易系统不被用于金融犯罪目的,盈透的高管和员工也缺乏对此类行为的重视和管制。

  • 2017年12月,盈透因未意识到客户在2013年的可疑交易,而被澳大利亚ASIC罚以25万美元的罚款。

  • 2018年2月,盈透因在2015年至2016年内控不合规被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处以450万港元的罚款。

  • 澳大利亚ASIC更是因此类问题频现,在2013年8月、2014年12月、2018年5月三次要求其暂停对澳大利亚客户提供保证金贷款服务或场外外汇服务

盈透反洗钱机制漏洞主要体现在其对客户背景的审核不慎,对内部人员和客户行为监督不严。这些机制上的重大漏洞不仅损伤了盈透的信誉,还使其沦为诈骗和非法牟利的工具,对信任盈透这个金字招牌的交易者们造成实质上的金钱损失。

1、最典型的案例:利用盈透的声望进行诈骗

除了上述2020年的案例,盈透还曾在2007、2012、2013、2017、2019年被美国监管机构以“内部监管不力,反洗钱制度有漏洞”为由做出惩罚。

在2007,CFTC下令盈透经纪人放弃其赚取的17.5万美元佣金,因为这部分资金来自盈透客户的欺诈行为。

 

交易员Kevin J. Steele 利用盈透的商品期货交易帐户,200多名加拿大,德国和美国公民中欺诈了约810万美元

与此同时,从2003年2月到2005年5月,盈透以电汇和支票的形式向Steele的个人账户接收了135笔总额为770万美元的第三方存款,还因此接收了17.5万美元佣金

监管机构表示,盈透没有合理设计的程序来发现第三方资金在个人交易账户的存款。除了CFTC要求盈透归还佣金,NFA还命令盈透设立赔偿基金,为每一位受害者支付最高为325000美元的赔款。

在2019年,盈透向新泽西州消费者事务部和证券局支付了10万美元的罚款,以结清多项指控。

据指控,民事处罚与指控CFTC注册的经纪人没有充分监督其开户程序有关,并且即使在已经被NFA禁止交易后,这位现已倒闭的对冲基金的前负责人也可以进行交易。

监管机构表示,盈透的监督违规发生在2009年6月至2011年11月之间。具有金融犯罪定罪历史的对冲基金(已倒闭)前负责人彼得·扎克(Peter Zuck)利用盈透的在线交易平台进行欺诈,诱使76名新泽西州居民向其对冲基金Osiris Partners Fund Limited(也称为Osiris Partners LLC)注资1200万美元。

2、被利用来非法牟利:内幕交易&操作市场

  • 2018年9月,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冻结了特定盈透用户的账户,因其涉嫌在2017年5月22日至6月15日之间内部交易Bloomage BioTechnology Corporation的股票。

  • 2018年1月,因其对市场滥用管制不力以及未能报告可疑的客户交易,FCA对盈透证券(英国)有限公司处以1049412英镑的罚款。

3、其他机制上的漏洞

  • 2017年1月,东京证券交易所TSE对盈透证券(日本)处以2000万日元的罚款。据东京证券交易所调查,在2010年3月至2015年7月的五年间,该公司的系统因错误代码复制了TSE上市公司的代码,重复计算了交易量,该系统产生的交易量没有在系统上分开买卖指令的执行,并将它们加在一起。

  • 2018年8月,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宣布,对全球电子经纪公司Interactive Brokers LLC处以550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该公司违反了美国证交会SEC的监管规定,并在裸卖空头寸方面存在监管失误,罚款期限至少为三年。

上述种种案例无一不证明了盈透监管机制实在是漏洞百出,以致于大名鼎鼎的盈透竟被调侃为是洗钱圣地、内幕交易必备神器,各种无良代理或交易商也利用盈透的声望打掩护欺诈交易者。

定位机构,小散还去凑热闹吗?

尽管有上述的许多案例,盈透的实力依旧是毋庸置疑的,多年来股价向上,营收稳定,监管严格。

自《多德-弗兰克法案》颁布以来,盈透的定位便开始逐渐偏向经纪人,银行和机构外汇市场参与者,多次调整零售业务。在2016年还一度通知其美国客户,通知他们从2016年9月1 日起,只有合格合同参与者(ECP)持有的账户才能开设杠杆外汇头寸。

9月开始,这部分投资者只能关闭其现有的外汇头寸,但将无法进行任何其他外汇交易(ECP通常是个人或组织,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如果进行对冲,则资产超过500万美元)。

在机制设计方面,盈透对机构交易者和非专业交易者的区别对待也体现地淋漓尽致。

下面我们就简单讲几个对小规模交易者而言,在盈透交易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出入金操作麻烦、费率高:开户在美国总部,需要有境外银行账户。

盈透大中华区的业务主由其香港子公司维护,但华人交易者开户还是开在美国盈透总部,交易账户受美国NFA监管保障。

由于出入金路径直接连接国外对公账户,而国内政策对境外私对公汇款(尤其是针对投资证券类公司)有特殊要求,为方便出入金,华人交易者往往需要开设境外银行账户。无论是申请境外银行账户,还是通过境外账户再进行转账操作都很麻烦。

此外,即使有境外银行账户,华人交易者仍需面对每人每年5万美金或者等额度的外币兑换限制,高昂的汇兑费用,以及银行需要收取的其他服务费。

成本高:还设有最低开户资金、每月最低佣金要求。

正如上述,在盈透交易需要设有境外账户,对于小规模交易员而言,出入金的成本的确是有点高了。除此之外,盈透还设置了最低开户资金、最低佣金要求。

据盈透规定,要用保证金账户进行交易,盈透用户必须在账户中维持至少2000美元或非美元等值金额。

对于小规模账户,或者不活跃账户,盈透还设立了额外的佣金要求。

如下图所示。对于单一账户、个人及小型公司、或平均资产余额低于2000美元的账户、年龄在25岁或以下客户持有的账户,盈透都有制定在10~20美元的最低月活动费用。

对于经纪商账户,盈透制定了2000美元的最低佣金标准。

风控不行,没有负余额保护机制。

除此之外,盈透的风控政策也较为激进,也曾多次因极端行情遭受巨额亏损。

  • 在2015年的瑞郎闪崩事件中,盈透虽然没有停业,但遭遇了1.21亿美元的客户损失。

  • 在2020年的负油价事件中,盈透表示,它们在5月的石油合约中拥有大约15%的未平仓合约,总计遭受了1.04亿美元的客户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类极端行情事故中,用户的负余额往往会得到补偿但是盈透的观念似乎不同。

有的是受益于监管的负余额保护制度(英国FCA),有的是从监管机构额外设定的保险赔偿中得到赔付(瑞士FINMA)。即使两种保障都没有,交易商也往往愿意为了市场信誉而填补用户的额外亏空。

正如本节开头所述,盈透的定位更加偏向于机构和专业投资者,盈透首席执行官Hardens Stance 也曾在瑞郎闪崩事件发生后指出,交易者应该在账户资金之外承担交易责任

“交易者应该意识到,与期货一样,有时候他们损失的钱可能超过他们在经纪人那里存入的钱,他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它并不经常发生,但确实会不时发生。我们从未实行过宽恕负余额的做法这不是我们合同规定的内容。

由于华人交易者的账户开在NFA之下,NFA不提供负余额保护机制,而盈透也没有宽恕负余额的传统,当极端行情出现之时,盈透的用户自然需多加小心。

自研交易软件品种和功能齐全,但不好用,订阅额外市场数据需要收费。

盈透自研的交易软件Trader Workstation(TWS)可以交易全球多个国家,一百多个交易所的股票、期货、期货期权、股票期权、国债等多个金融产品。

TWS软件功能比较多,比较复杂,对于非专业的个人投资者而言上手难度较大。

网络上也不难看到部分资深盈透用户特意针对此软件分享的使用指南,底下也常见其他用户对该软件“难用”的评论。

在数据方面,也对专业和非专业交易者做出了区分。

默认情况下,所有软件使用者会收到免费的部分延时市场数据,例如,外汇和现货金属商品的。

TWS软件为专业交易者提供了额外的、收费的数据服务,并且作出规定,订阅数据还需满足一定的最低资产要求。

结语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也能感受到“盈透很好,但的确不适合小散”

反洗钱之类的问题是监管机构最操心的事,但对于交易者而言,需要知道的只有一点,不要因为某个代理,或某个机构打着盈透的旗号就万般信任。

这一点不止是针对盈透,对于其他知名平台来说也是一样的。

此外,不得不说的是盈透在资金安全,品种选择,以及数据提供等方面都做得比一般平台更好。但在盈透交易也意味着交易者需面对着更高昂的出入金成本、净资产规模要求、交易活动率和数据订阅费,否则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佣金,或者忍耐较少较慢的数据资讯。

对于小规模交易者,或者不活跃交易的业余交易者而言,盈透实在不算是一个上上之选。

如有读者想要了解更多“盈透的监管案例”,不妨到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盈透的监管案例”查看。

标签: